中国科技网
软件应用

现代人读新闻指南:快乐的幻觉也是你,谬误的错觉还是你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6-05

社交媒体时代,信息爆炸,新闻业的商业模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巨变之下,专业人士和新闻读者既面临困境,也诞生希望。


本期全媒派(ID:quanmeipai)编译几位学者的专栏文章和最新研究,来看看现代人消费新闻的谬误、茫然与欣喜。

新闻业专业人士:四大谬论

专栏作家Mike Mallazzo近期发表了一些文章,分享了自己的一些经历。2010年他进入《纽约时报》工作时,正处于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,媒体士气也处在历史最低点。当时普遍的观点认为,《纽约时报》的付费墙策略所能带来的最好结果,也就是让它成为专属曼哈顿精英的报纸。新闻从业者们担心没有人为新闻付费,或者更确切一点来说,他们对所有数字时代的新策略都保持怀疑态度。



Mallazzo认为,新闻业的学者们似乎认为自己是媒体困境的受害者,而非可能拯救媒体的人。他们做出了四个错误的假设,认为数字时代的新闻业以牺牲媒体的利益为代价,让科技公司获得巨大的利益。

谬误一:在信息完全竞争市场,真相会脱颖而出

一个非常幼稚的想法是,庞大的社交网络消弭了传统媒体的信息传播方面的缺点,创造出一个完全竞争的信息市场。在这个市场中,真相是最好的产品,必然会成为信息流中的主要存在。“看不见的手”会调节信息市场,将真相推到读者面前,并将假新闻从读者的视野中驱逐出去。

但事实恰恰相反,这种天真的想法甚至可以说是可笑的。在一个完全竞争状态下的信息市场中,最终胜出的永远是最极端的叙事方式。社交媒体是一个杂乱无章、混乱不堪的信息垃圾场,旨在最大程度发挥基于广告收入的商业模式的弊端。在这里,世界末日变成了现实。



谬误二:新闻记者不会关注商业利益

互联网出现之前,记者们并不需要了解媒体的商业运作。在大众传媒时代,不论是报纸还是有线电视,所有的信息产品都是被“打包”出售的,读者必须一次性购买媒体提供的所有信息。但是在社交媒体时代,Facebook出现并且可以提供更好的信息产品组合,媒体就必须知道消费者到底愿意为哪些产品付费。

但是,尽管经营状况不景气,仍然没有人费心去指导下一代的记者们如何参与媒体商业模式运转。不仅如此,新闻学院的学生们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。这种忽视带来的后果是,从业者们以关注商业收入为耻。

但随着订阅模式的兴起,像《西雅图时报》这样的媒体正在利用读者阅读偏好数据来指导记者的报道策略。2019年5月,NicholasThompson指出,在订阅模式的世界里,调整商业和编辑原则意味着记者会写一些人们愿意为之买单的东西,内容也会从根本上变得更好。



谬误三:20世纪后期的媒体模式是新闻业唯一可行的模式

在新闻学院的教育里,关于“新闻”的基本概念是极其狭隘的。以美国为例,媒体力求客观公平,资金来源以广告收入为主。但事实上,这种概念的新闻业只是近五十年来的发展状况。在以往绝大部分时间里,美国的媒体都充斥着党派色彩,由利益相关者提供资金,借此将自己主导的价值观传递给世界。


与此前的运营模式相比,二战后的新闻业仅仅是向美国公众传递信息的渠道之一,在令媒体变得强大、自由的同时,这种模式也存在一些缺陷。例如,曾经红极一时的中型报纸,几乎享有某种近乎垄断式的权力。一方面,它为其他类型的媒体进入该市场设置了很高的门槛,另一方面,这些扮演“看门人”的媒体则更加偏向于白人和男性的利益。



不过总的来说,20世纪下半叶是新闻业的黄金时代。媒体可以从广告中获得收入,因此能够在政治领域中投入巨资,发起强有力的、无党派色彩的深度报道。在报纸权力的巅峰时期,《芝加哥太阳时报》买下了一家酒吧,并派驻记者卧底,最终曝光了当时猖獗的政治腐败。但是,正如其他任何黄金时代一样,报纸的时代不可避免地消逝了。

谬误四:信息趋向免费

另一个谬误观点是,信息应当向公众免费开放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“信息需要付费才能得到”的这种看法,本质上是精英主义、不民主的。但这种论战并不是在讨论新闻业困境的具体解决办法,而是在从哲学意义上讨论信息是否应该免费。这样的讨论通常都是由乌托邦术语而非现实主义话语构建,因此也很难得出一个实际结论。




现实情况是,“信息需要免费”成了阻碍新闻付费墙推广的口号。但是,免费媒体从一开始就不是真正对用户免费的,他们的收益来自于用户在隐私和使用体验方面的让步。谷歌花了两年时间将DoubleClick for Publishers套件整合到其核心产品中,以此获得对媒体广告业务的大规模控制。信息仍然面向公众免费,但谷歌年收入因此增加了数亿美元。

谬误永远不是孤立存在的。十年之前,很难想象《纽约时报》会拥有450万付费读者、商业年收入能达到5000万。那个时候,即使是最忠诚的读者,也不会愿意为新闻信息支付高额费用。但没有哪一种新闻商业模式是永恒的,谬论也代表着另一种希望。

新闻读者:焦虑与欣喜

越来越多的读者因为阅读新闻感到沮丧。信息洪流之中,读者在享有接收大量信息的快乐之时,也不可避免地染上焦博猫平台 虑情绪。这件事情似乎很容易解决,只要停止消费让我们感到心烦的新闻就好。但这也意味着,离你有可能会错过很多重要消息,也就此失去改变世界的机会。


回声室效应加重焦虑情绪

但蜷缩在自己打造的新闻回音室里,真的能帮助读者获得快乐、减少焦虑吗?一项最新研究发现,新闻回声室会加重读者阅读新闻产生的焦虑情绪。那些积极从不同渠道接收信息、吸收多方观点的读者,在阅读新闻时产生的焦虑情绪要比只从单一渠道接受信息的人要少。



这篇论文题为《数字新闻环境中影响回声室效应的因素探究》,由马里兰大学Brooker Auxier和Jessica Vitak两位学者共同完成。他们调查了317位美国成人的新闻阅读习惯,并将其分成“回声室组”和“多样化组”。回声博猫注册 室组的读者只会阅读那些与自己观点相近的内容,当他们在信息流中遇到相左观点时,会选择移除这些内容。相比之下,多样化组会有目的地选择多种观点、多样内容进行阅读,他们将社交媒体视作扩展世界观的一种渠道,希望能借此与多种多样的人交流。


应对新闻的重要方式

从读者的角度出发,面对铺天盖地的信息,读者们究竟应当如何处理?点赞、转发、评论……读者在拥有打造自己和他人信息流权力的同时,应当如何决定什么样的新闻才是有价值、值得分享的呢?


专栏作家Donna Barker给她的读者提出了面对新闻的一些tips。她认为,对于那些能够振奋人心的新闻,应当尽可能多地分享。例如,Adidas生产的跑鞋可以被100%回收利用这类正面消息,可能会对其他顾客购买运动鞋的决定做出积极影响,因此,读者可以选择多多转发这类消息。

但即使是那些令人沮丧的新闻,读者也能做出自己的努力。以前段时间阿拉巴马州堕胎违法事件为例,普通读者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切身经历,也可以向相关机构捐款,来影响更多人的想法和行动。




洪流之中,不论是专业人士和新闻读者,都面临着新的困境。但是曾经做出的谬误判定,也预示着另一种希望;曾经因为信息爆炸产生的焦虑,也可以通过点点滴滴的行动转变为另一种影响力。这是上一种新闻业模式的黄昏,也是下一个纪元的开始。
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平衡车才是当代的修仙法宝

  • 大疆的这个可编程教育机器人,可真不是个一...

  • 2019短视频优质内容依旧是刚需,机构生...

  • 10w粉以下更带货?粉丝多还不如点赞高?...

  • 这是上港对恒大,实力最悬殊的一次对抗

  • 2016年骑士总决赛惊天大逆转背后的几个...

  • 重磅!外资投行布局中国又有大动作!首家外...

  • 朋克养生,90后星人最后的倔强